‹ Back

伯賽大在哪裏?

/
IMG_4039 迦伯農、哥拉汛、伯賽大可說是主耶穌加利利事工的中心地帶,學者稱之為「福音三角」(Evangelical Triangle)。福音書告訴我們,耶穌在這些城市裏行了很多神蹟,但是城裏的人依然不悔改,耶穌就嚴厲責備他們。俗語有云:愛之深,責之切。那麽這些耶穌所愛的城市的位置到底在哪裏呢?

哥拉汛哪,你有禍了!伯賽大啊,你有禍了!因為在你們中間所行的異能,若行在推羅、西頓,他們早已披麻蒙灰悔改了。但我告訴你們,當審判的日子,推羅、西頓所受的,比你們還容易受呢!
迦百農啊,你已經升到天上(或作:你將要升到天上麼),將來必墜落陰間;因為在你那裏所行的異能,若行在所多瑪,它還可以存到今日。但我告訴你們,當審判的日子,所多瑪所受的,比你還容易受呢!(馬太福音11:21-24 )


迦伯農和哥拉汛所在的位置十分明確,近半個世紀以來都有學者作深入的研究及考古工作,學者普遍認同其所在位置,沒有太大異議,但在近半個世紀以來,學者們卻未能就伯賽大的正確位置達成共識。

加利利捕魚業專家寧孟德(Mendel Nun)在文章 “Has Bethsaida Finally Been Found?” 1中詳細談論尋找伯賽大的過程、分析兩個有可能是伯賽大的地方:Et-Tell 及 El-Araj,也討論到早期探索者及近代考古工作的結論及謬誤,筆者嘗試在這裏概述其文章的論點。

兩個伯賽大?

伯賽大的亞蘭語原文的意思是「漁人之家」,福音書、《耶路撒冷塔木德》(Jerusalem Talmud)、約瑟夫(Josephus)及皮里紐(老)(Pliny the Elder)2的文獻都有提及伯賽大,但描述卻頗有偏差。皮里紐(老)稱伯賽大是加利利東岸一個十分美麗的城市,約瑟夫提到伯賽大本是一條小漁村後來腓力( Herod Philip II)3將其地位提升,增加居民的數目,鞏固及加建該區,將伯賽大建造成相當有規模的城市,並改稱為茱莉亞(Julias)4,但當時猶太群體不接受茱莉亞這個名稱。

路加及馬可福音書的記載互有牴觸;路加福音描述耶穌和門徒來到一座名叫伯賽大的城市,其後在附近的鄉郊野地施行五餅二魚的神蹟。馬可福音卻記載,耶穌和門徒來到野地,跟隨的人沒有東西吃,耶穌就施行神蹟餵飽五千人,其後催促門徒前往另一邊的伯賽大。

使徒回來,將所作的事告訴耶穌,耶穌就帶他們暗暗的離開那裏,往一座城去;那城名叫伯賽大。(路加福音 9:10)

耶穌隨即催門徒上船,先渡到那邊伯賽大去,等他叫眾人散開。(馬可福音 6:45)


正因為歷史文獻沒有給我們一個對伯賽大整全的理解,聖經學者一直激烈討論伯賽大的正確位置,甚至有學者提倡「兩個伯賽大」的理論來處理福音書中的矛盾。

El-Araj-01
Google Earth 上顯示 Et-Tell及El-Araj 的位置。

Et-Tell 或是 El-Araj?

自十七世紀,探索者開始尋找伯賽大,他們探索了兩個有可能是伯賽大的地方,Et-Tell 和 El-Araj。Et-Tell 是一個距離加利利湖岸大約三公里的一個人工土丘5,而 El-Araj 是靠近加利利湖岸的一個古代遺址。經過表層觀察,部分探索者認為 Et-Tell 的規模比 El-Araj 大,較符合約瑟夫描述伯賽大是個大城市的記載,所以認定Et-Tell 是伯賽大。也有其他提倡 Et-Tell 是伯賽大主城,El-Araj 是城郊的小村莊。

100_2353
BEP稱Et-Tell就是伯賽大。

伯賽大考古工程計劃(BEP)

1987年由美國內布拉斯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Nebraska)Dr. Rami Arav 率領團隊成立的「伯賽大考古工程計劃」(Bethsaida Excavations Project)開始前期勘探的考古工作。他們選了三處地方進行勘探,第一處位於 Et-Tell 的中央位置,第二處在 Et-Tell 人工土丘的山腳,第三處位於El-Araj 範圍內一個隨機的位置。在 Et-Tell 的兩個勘探位置發現來自早青銅時期至拜占庭時期(3500BC – 640 AD)的文物,而 El-Araj 的勘探位置只發現零星來自拜占庭時期及更後期(324 – 640AD)的文物。BEP 的學者們就下結論,Et-Tell 的規模比 El-Araj 大,前者總面積是後者的四倍。又因為兩者勘探位置的考古發現的落差,BEP的學者就推論 El-Araj 的地理位置是公元115年的大地震後才出現,排除 El-Araj 是第一世紀城市伯賽大的可能性。在沒有其他可能性的情況下,Et-Tell 就成為最合理能稱為伯賽大的地方了。

BEP 近30年來一直專注發展Et-Tell一帶的考古工作,他們提倡古代加利利湖岸比較接近Et-Tell,比現時的湖岸推後大約兩公里,在該位置他們發現一些古代碼頭的建設。BEP 2003-2015 年的考古報告及負責人 Dr. Rami Arav 的簡報分享6都可以於內布拉斯加州大學的網頁下載,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前往網頁參考。7

100_2365
BEP稱為“漁夫的房子”的古代建築。

BEP學者的謬誤

按寧孟德的分析, BEP 的結論存在幾個嚴重的謬誤。第一,他們忽略了加利利湖歷年來的湖岸改變。加利利湖的惟一出口是南邊的約旦河,河口在大約一千年前開始被沉澱物阻擋,新河口在另一位置形成。新河口較原有河口深和窄,每年雨季湖水暴漲時新河口的吞吐不及原有河口,這個情況導致加利利湖的整體水位上升大約一米。當年 BEP 進行前期勘探時正值湖水暴漲 ,El-Araj 的考古遺址大半被水淹沒,所以表層觀察底下規模一定比 Et-Tell小。第二,前期勘探結果有誤。1987年 BEP 在 El-Araj 的前期勘探發現該處只有拜占庭或後期的文物,沒有其他較早期的文物。但近代資料卻顯示 El-Araj 有大量第一世紀的文物,1990年以色列考古部(Israel Antiquities Authroity)的測量報告指出發現該處有十字軍到希臘時期(332 BC – 1211 AD) 的文物,與BEP的前期勘探出現落差相信是因為後者勘探選址馬虎所致。

史蒂文‧羅茲禮教授(Dr. Steven Notley)文章 “Et-Tell is NOT Bethsaida”8再指出幾個論點證實Et-Tell 不可能是伯賽大。BEP 在 Et-Tell 稱為古代碼頭的建設的地方距離加利利湖岸兩公里,也比加利利湖的水面高出約七米,假如 BEP 的發現屬實,那麽在提比哩亞(Tiberias)、格拉森(Kursi)的古代碼頭建甚至整個迦百農的考古遺址都會深埋水底了。

Bethsaida 006
Et-Tell 不可能是伯賽大。

伯賽大是不是 El-Araj?

地理和考古發現都指向 Et-Tell 不可能是伯賽大,那麼 El-Araj 又會不會是伯賽大呢?寧孟德在1999年的文章中總結時稱:「尋找伯賽大的任務還未完成,直至在 El-Araj 有詳細的考古發挖工作進行我們才可以繼續討論伯賽大究竟在哪裏,伯賽大還在等著考古學家的鏟子。」 雖然直至離世寧孟德都未能看見真正的伯賽大被發現,但現在我們距離這一步又近了一點點。

El-Araj Excavation Project

2016 年開始,考古學家 Dr. Mordechai Aviam 和其他學者開始了 El-Araj 考古工程計劃 (El-Araj Excavation Project),夏達華研道中心有幸成為支持這個項目的一分子,,同時獲邀前往協助考古工作,今年的考古工作在7月8日開始,7月25日完結,為期15天。如果弟兄姊妹有心志及能力參與這考古計劃,歡迎你聯絡我們。

詳情 請往El-Araj 考古計畫專頁:
http://new.hadavar.org.hk/el-araj/


  1. 1998年第54期的《從耶路撒冷看》(Jerusalem Perspective)雜誌中刊登。 http://www.jerusalemperspective.com/905
  2. 公元一世紀的羅馬歷史學家。
  3. 大希律之子。
  4. 在《塔木德》內記載猶太人稱伯賽大為西頓(Saydan)與地中海城市西頓(Sidon)的讀音相同,非常混淆,《塔木德》內只有兩處能確定是指新約聖經提及的伯賽大。
  5. Et-Tell 亞拉伯文意思就是「那土丘」。
  6. Dr. Rami Arav 的簡報分享 http://www.unomaha.edu/international-studies-and-programs/bethsaida/_files/docs/bethsaida-presentation-20-years.pdf
  7. BEP 2003-2015 Et-Tell 的考古報告 http://www.unomaha.edu/international-studies-and-programs/bethsaida/about-us/reports.php
  8. 史蒂文‧羅茲禮教授(Dr. Steven Notley)文章 “Et-Tell is NOT Bethsaida” https://www.academia.edu/4848805/Et-Tell_is_Not_Bethsa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