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專訪:博恩澈 Avigdor Bonchek

內容:

我們與《研讀妥拉:深度釋經指南》作者博恩澈 (Avigdor Bonchek)見面傾談,討論了幾個問題包括:妥拉獨特之處?研讀妥拉對於我們外族人/列國有多重要?英語訪問,中文字幕。

作者簡介:博恩澈是紐約大學臨床心理學博士,由巴爾的摩以色列之燈拉比學院按立為拉比。他是心理醫生,專治焦慮症。曾經有二十五年在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擔任講師。之前在紐約城巿大學、葉史瓦大學、以色列的本古里安大學教授心理學。博恩澈博士曾經在耶路撒冷的樂光猶太研習中心教導妥拉科目,也在多處講授心理學和妥拉課題。有希伯來文著作The Problem Student: A Cognitive/Behavioral Approach(暫譯「從認知或行為理論看問題學生」),英文著作What’s Bothering Rashi?(暫譯「甚麼使拉希煩惱?」)。

Transcriptions字幕:

博恩澈:
我想告訴你妥拉的一個獨特之處。妥拉有幾點都很獨特,其中一點是,就我所知,其他神聖典籍,例如《新約聖經》或《可蘭經》,裏面的領袖從來不會犯罪,從沒有。我們的領袖都犯過罪。大衛跟別示巴犯罪;摩西犯罪以至不得入聖地;他哥哥阿倫算是有份參與金牛贖事件。即使是亞伯拉罕,有注釋書說他也犯罪,就在他叫夏甲離開的時候,其他等等。

為甚麼會這樣?因為犯罪是人的天性!不過大衛立刻悔改,【他說】:לַיהוָה חָטָאתִי ḥā·ṭā·ṯî l’Adonai(我得罪了耶和華)。﹝撒下12:13﹞他馬上說:我犯了罪。掃羅沒有立刻認罪,他走開了。大衛成為終極的君王。因為人總會犯罪,然而妥拉教導我們要悔改。在妥拉裏的這些人都犯過罪,這是妥拉的獨特之處。很不幸,就是在今天,我們的總統也因為犯事入獄,他至今沒有認罪,我們的總理還在法庭接受審訊。這不是甚麼光彩的事,但的確是我們國家的事。

但是我得告訴你,真的匪夷所思:不是只有人才犯錯,上帝也會犯錯。Chumash(暫譯《五經解釋》)有提及。你知道嗎?當上帝想要毀滅所多瑪城時,祂把這事告訴亞伯拉罕,向他坦言。祂說:我要把我的秘密告訴亞伯拉罕,因為他會把公義的路指教他的後代,公義和公正的路。當時亞伯拉罕辯駁:祢怎麼可以毀滅這個城市?那裏可能有五十個義人,或許有四十個。這說明甚麼?מִשְׁפָּט. יַעֲשֶׂה לֹא כָּל-הָאָרֶץ הֲשֹׁפֵט (hă·šō·p̄êṭ kāl- hā·’ā·reṣ, lō ya·‘ă·śeh miš·pāṭ)(審判全地的主會不行公義嗎?)﹝創18:25﹞你這樣跟上帝說話?你以為他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嗎?亞伯拉罕知道!我的意思是,沒有人會說這種話,但是我就是看見這些話白紙黑字的寫在那裏。

最終,上帝是對的,因為所多瑪城一個義人也沒有,然而亞伯拉罕是怎麼想的?你以為,你以為他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嗎?這是上帝的世界呀。亞伯拉罕說:不行,祢自己也要行事公義和公平,上帝祢也不能幸免。他竟然要上帝負責,實在匪夷所思,匪夷所思。

因為行事公正公義是所有人的責任,是你的責任,也要我的責任,即使是上帝也要。這個想法真的是匪夷所思。好,這就是我今天要說的。

但是妥拉還有另一獨特之處。因為我們現在都在耶路撒冷,我可以告訴你這件事。所有神聖典籍都有預言,妥拉也有預言,有許多預言,但是最主要的預言是:我會【把你們】分散在萬民。而申命記第十三章提到:「我會領你們歸來。」我們就在這裏,我不是在這裏出生,而是在美國,你還不是住在這裏。但是看一看我住的大廈,有些住客來自摩洛哥,有些來自俄羅斯,有些來自英國(Peter:埃塞俄比亞)。我們聚在這裏。幾百年前,我的祖父不可以這樣說,但是我可以說,我看見猶太人回歸以色列國,三千年前已經預言了這事。即使經歷過異端裁判所、大屠殺、還有其他事情。想想也覺得匪夷所思。

Peter:
研讀妥拉對於我們Goy, goyim(外族人/列國)有多重要?

博恩澈:
我講述了二點,妥拉有多獨特?妥拉的獨特在於它怎樣看待人。人不完美,但是可以teshuvah(回轉);妥拉有預言;以及妥拉怎樣看待外族人:你不一定要成為猶太人才可以進入那個將要來的世界。這點妥拉說得很清楚。妥拉沒有說【外族人】要成為猶太人,妥拉說要人「作個好人」。這點妥拉說得很明確。妥拉有一條很出名的誡命,希伯來文是Yefat to’ar(外族女戰俘)(申21:10-14),說如果有士兵在戰場上看到一個漂亮的女子,想跟她發生關係,妥拉說:你可以,但是,你可以要她,但是在你帶她回家一個月內,你要讓她如此這樣…… 妥拉沒有說不可以,因為如果妥拉說不可以,你也能控制不了那個人。是可以,但是,但是之後呢?你如果不再喜歡她?要記住,她是個女人,女人是次等的,她是個女人,又是敵方的人,是納粹那邊的,是德國那邊的。你如果不要她了,也不可以賣她,因為你已經玷辱了她。真是匪夷所思,這是三千年前說的,一個外族女人。外族人?女人?還有呢?敵人?三樣壞處。不可以,不可以這樣待她,當你嫌棄她時,不可以惡待她。叫人難以置信。

因此,妥拉說,拉比說,《塔木德》也說,一個外族人,不一定要作猶太人,只要他遵守跟別人相處的基本律例,只要他不是異教徒,不把兒女獻作祭物,不會隨便跟他接觸到的女子發生關係,他就在那個將要來的世界有分,這就是妥拉的獨特之處。

你剛才的問題是甚麼?關於研習妥拉?

Peter:
是的, 對於外族人而言。

博恩澈:
對。有位來自美國的牧師,訂了幾百本我所寫的書,這位牧師來自華盛頓州,他曾經對我說:「我很喜歡你的書,我的會眾也很喜歡你的書。」所以我在思索我可不可以教外族人妥拉?是可以教外族人聖經,但不是教口傳傳統,總而言之,是妥拉就一定可以。有意思,我覺得真的很有意思。

Peter:
是甚麼驅使你?

博恩澈:
我不太清楚,我只是個心理學家,除非人付錢給我,我不做任何分析。我收費很高。我剛完成了一本書,我的另一本關於拉希(Rashi)的書。而我正在寫一本書,一本注釋書,跟這本相似,但是有更多背景。我記得十六歲時,我離家到一所學院研習妥拉,當時有人定期收集郵件。一封信放在郵箱內,要三天才到我家。每星期我寫些東西關於拉希,我不知道我為甚麼這樣做,我當時十六歲,由那時開始,我收集談論拉希的書,很多書關於拉希,他真是個天才,真正的天才,是個非凡卓越的人。你知道有多少關於拉希的注釋書嗎?有二百多本,第一本以希伯來文印刷的書是拉希著的注釋書,而不是聖經,當時不出版聖經。1475年出版的是拉希的注釋書,你可以想像他的書有多受歡迎,第一本,第一本外族人的聖經是古騰堡(Gutenberg)印刷的聖經;聖經甚至不是第一本以希伯來文印刷的書,印刷希伯來文的聖經是在拉希注釋書之後的事。

我不知道是甚麼在驅使我,我不知道自己的動力來源,我卻很享受,很喜歡寫作,因為當我在回家時,我有些事可做。我打算稍後住院時,我會帶著手提電腦,希望在心無旁騖時,我可以做點工作。妥拉是很美的,是叫人驚訝不已的,我剛告訴過你幾件我覺得妥拉的獨特之處,還有妥拉怎樣看待外族人。“Chumash”由亞當被造開始,亞當不是猶太人,他不是猶太人,他沒有行過割禮,但是他是第一個人。過去上帝一直在尋覓一個可以代表祂的人,亞當沒有站出來,挪亞沒有站出來,亞伯拉罕站了出來,因為他會教導他的兒女行事公正公義,所以他成了上帝的在地上的代表,他的後代也是,我們就是他的後代。

那幾本關於拉希的書,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當完成時,我會電郵給你。你看看是不是有興趣。而那是寫關於拉希的注釋書,拉希是個不簡單的人物,他的注釋也如是。

Peter:
你有教妥拉嗎?

博恩澈:
我從前有,從前是常常教的。我曾經在學院任教過,教過點妥拉,但是現在不教了,偶爾教吧。現在不教了,但是以前有教的。那麼,如果我來香港,有地方讓我下塌嗎?

  • 博恩澈 (Avigdor Bonch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