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ck

2017艾阿來考古計畫第二週報告

/
dji_0028 dsc04493
2017艾阿來考古範圍平面圖


2017 季度於艾阿來(El-Araj)的考古挖掘工作完滿結束。在基尼烈考古學院(Kinneret College)的末底改教授(Dr. Mordechai Aviam)及團隊的帶領底下來左美國及香港的義工團隊完成了第二季度的考古調查。這次的考古工作改寫了加利利湖的歷史,除此之外,也為尋覓伯賽大提供重要的新線索。是次的考古挖掘工作全賴神召會聖地研究中心(The Assembly of God’s Center for the Holy Lands Studies)、古代猶太教和基督教中心(The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Ancient Judaism and Christian Origins CSAJCO)、尼雅克學院(Nyack College)及夏達華研道中心的慷慨捐助才可以順利完成。

dsc04493
十字軍時期的製糖器皿


今季第二星期的考古工作在安息日後開始,從7月9日開始至13日完結,。最新的探方內繼續發現來自十字軍時期的製糖工廠,並且漸漸接近拜占庭層段,發現同期的陶器碎片及一個錢幣。另一方面,上季度起始挖掘的考古區(B)在今季的下半部份也接續進行考古挖掘。考古工作的最後五天,我們集中上星期已經穿越的拜占庭地板層以及發現大約30個錢幣的位置,繼續深入挖掘到數個不同層段。在拜占庭層段以下,再沒有發現錢幣,繼續挖掘下羅馬時期(公元一至三世紀)的陶器碎片開始呈現!

dsc04930
羅馬時期的陶器碎片


隨著拜占庭陶器碎片的消失,清楚顯示我們已經挖掘至羅馬層段。二號探方內(中央位置東面)發現一系列倒塌的石塊,而在該處更發現第一個羅馬錢幣以及由羅馬時期至早青銅時期(公元前三千至二千年)未經侵蝕、破碎位置鋒利的陶器碎片。羅馬層段的陶器碎片包括完整水壺邊緣(Rim)、手柄(Handles)和數塊白色的石膏(Plaster)。更重要的發現是,一及二號探方內同一層段內都發現屬於公共建築物的羅馬磚塊碎片。 連同這些重大發現,一號探方內首次發現完整的羅馬磚。陪伴豐富的羅馬文物發現,另有以石膏鑲嵌在一起約20粒白色小方石(馬賽克!)出土!,我們再發現另一塊較大型的馬賽克。經修復專家 Yeshu Dray(Um El Kanatir 會堂修復 http://www.yeshuat.com/)清理後,馬賽克上黑白色蜿蜒圖案(Meander Pattern)清晰可見,抹大拉(Magdala)猶太會堂證實這類型的馬賽克是屬一世紀的文物。另外一塊空心陶瓷磚碎片(Tubuli)連同其他較早前的發現證實我們挖掘的位置是一個羅馬浴場。空心陶瓷磚是用於羅馬式的高溫浴室(Caladarium)之內,一個火坑供暖系统會將熱力帶到牆身的空心陶瓷磚以及地板底下的空間。當水被注入房間內的時候,就會產生桑拿的效果。浴場反映羅馬世界的富裕及奢華,在小小的加利利漁村內羅馬層段及近岸位置有如此發現實在罕見!這些發現終止了埃切廢丘(Et-Tell)學者所提出在艾阿來(El-Araj)發現拜占庭時期或較早前的文物是被約旦河的河水從埃切廢丘沖至艾阿來的。羅馬浴場不單反映在這裏曾有古代建築物更加顯示羅馬時期的人在艾阿來投入相當份量資金建造城市。這可能是伯賽大茱莉亞(Bethsaida—Julias)城市的初步證據。伯賽大茱莉亞是希律腓力(Herod Philipp;大希律的兒子)於公元30-31年間在伯賽大的原址上所建造的希羅式城市(Greco-Roman polis)。

dsc04773
第一組發現的馬賽克小方石


dsc04773
經修復專家在清潔馬賽克


dsc04773
第二組發現,帶有黑白色蜿蜒圖案(Meander Pattern)的馬賽克


在海拔以下211米發現羅馬時期未經侵湖水蝕陶器碎片及馬賽克挑戰學術界過往對羅馬時期加利利湖水位高度的推論。近年在因抹大拉所發現用來停泊船隻的石塊(Mooring Stones)學者將水位高度定於海拔以下208米。我們於海拔以下211米發現的羅馬馬賽克,即是羅馬時期加利利湖水位高度比過往所明白高度低超過3米。的確,今季考古的結果完全改寫了過往我們對第一世紀時期加利利湖一帶地理的明白。

dsc04773
海拔以下211米深度


早上的考古工作過後,每天下午隨之有不同的活動及講座。Danny Syon 教授講解關於古代錢幣,他提出希臘羅馬時期錢幣的分佈有助我們理解同期民族之間的地理疆界。Uzi Leibner 教授講述由他負責挖掘近抹大拉Nitai山上拜占庭時期的猶太會堂,會堂內濕壁畫(Fresco)及馬賽克圖佈置令學者懷疑拜占庭會堂底下會否另存羅馬時期的會堂。往塞法里斯(Sepphoris)的實地考察古城的上下兩部份,我們觀察到下加利利(Lower Galilee)西面的猶太村莊能同時擁有猶太(Mikvah;禮儀浸池)與希臘(劇院)的建築元素。耶穌年輕時,塞法里斯是加利利區的首都,作為工匠的約瑟或許能在這裏找到工作(馬太福音13:55)。清洗陶器碎片也有特別發現,包括更多十字軍時期的製糖器皿、以蛇作鬃的小馬陶泥偶以及若干數量的羅馬陶器手柄、底部及邊緣位置。出土的錢幣經過專家清理後會提供更多的資料有助判斷所發現的建築物的年期。

dsc04773
每天下午清洗陶器碎片的活動


dsc04773
經過清洗及分類研究後的陶器碎片


dsc04773
Dr. R. Steven Notley教授拿著B區發現的拜占庭錢幣


數個原因繼續將艾阿來的考古工作與以色列地其他的考古工作的區分。第一,耶路撒冷以外,是現時唯一直接與耶穌及門徒有關連的考古工作(羅馬時期),雖然在抹大拉的考古工作固然重要,但更肯定的耶穌曾到訪這條小漁村(馬太福音4:23)因為福音書特別指明伯賽大是在耶穌事奉的地區之內,也是門徒彼得、安德烈及腓力的家鄉(約翰福音1:44)。第二,我們的考古工作改寫了過往對羅馬時期加利利湖水位高度的明白,將該年代的水位降低超過3米。這對我們研究耶穌有深遠的影響,因為祂的生活及事奉都是圍繞加利利湖一帶地區。最後,發現羅馬浴場證實我們不單在第一世紀一條的小漁村之內,更有可能是發現茱莉亞城(Julias),一個建於伯賽大原址位置及以大茱莉亞(Julia the Elder;當時凱撒提庇留(Tiberias)的妻子。)而命名的城市。

我們急不及待已經開始籌備2018年度的考古工作,將會擴充挖掘範圍及團隊。密切留意我們稍後公布的詳情,十分鼓勵及歡迎您一同來參與這個意義重大的考古工作!

Dr. Jeffrey P. García and Dr. R. Steven Notley

dsc04773
2017年領導及義工團隊:

Dr. Mordechai Aviam (Kinneret College), Ayelet Tatcher, Shoshi Lotan, Dr. R. Steven Notley (Nyack College), Dr. Wink Thompson (Emmaus Educational Services), Marc Turnage, Dr. Jeffrey P. García (Nyack College), Sunya Notley, Kathryn Notley, Juan Arias, Sandra Arias, Steve Bailey, Tom Blackwell, Andy Chung, Laurette Harper, Yuen Wa Ho, Deborah Jackson, Erik Lui, Jesse Martone, Erin Martone, Eric Tomlin, Chris Tomlin, Natalie Vredevoogd, Zachary Wong